底部版权

© 2018 重庆校贝贝服饰有限公司 页面版权所有 渝ICP备18008679号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重庆

哪吒: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

【摘要】:
新版《哪吒》里的小哪吒说: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
 

 

冲着哪吒去看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 》,

然后发现哪吒身上最经典的情节删改了,

悲剧性弱化。

 

虽然电影也很出彩,

但哪吒我还是最喜欢上美厂版的《哪吒闹海》。

 

毕竟我真的很偏爱悲剧人物。

 

我最爱的哪吒,

永远扎在我心里的桥段是剔骨还父,削肉还母。

 

没了这段的哪吒,

就不是哪吒了。

 

 

 

那年哪吒七岁,

天旱地裂,东海龙王滴水不降,

还命夜叉去海边强抢童男童女。

 

青面獠牙的夜叉奉旨出海,

将海边玩耍的童女叉入海中,

更追袭童男及保护童男的哪吒。

 

哪吒打伤夜叉,

要它还回童女“小妹”。

赶来增援的龙王三太子说:

“小妹已在肚子里了!”

 

还对哪吒发起攻击,叫嚣:

“扒皮抽筋,吃童子肉!”

哪吒打死了凶残的龙太子:

“我抽你的筋,看你还害人不?”

 

随后龙王去天宫告状,

途中又被哪吒打得半死。

 

第二天四海龙王带领水兵水将兴风作浪,

水淹陈塘关,

要李靖交出哪吒才肯收兵。

 

哪吒想要反击,

李靖的阻拦,

并收去哪吒的两件法宝。

 

一个七岁的小娃娃,

救了全陈塘关的百姓,

最后却不得不提起利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

站在城墙上的哪吒白衣胜雪,翩翩决然,

那一刻山呼海啸,电闪雷鸣 ,

这个画面才是我永生难忘。

 

 

 

当小小年纪就像活了几个世纪的哪吒,

说出一人做事一人当、要命一条干干脆脆这样的话时,

作为父亲的李靖拿不出勇气去打败懦弱。

 

其实哪吒刚刚降生的时候,

李靖就想一剑劈了他。 

 

后来龙王恶人先告状,

李靖却丝毫不听哪吒的解释,

只惊恐地说:

“敢打天神龙种,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!”

 

哪吒制服了龙王,

李靖却叫人把哪吒绑起来; 

面对四海龙王的报复,

他甚至想杀死哪吒… … 

 

龙王固然可恨,

但我对李靖的懦弱更加无奈。

 

他只留七岁的哪吒承担一切: 

“爹爹,你的骨肉我还你,不连累你。” 

 

这句话就像是一个诡秘而恶毒的谶语,

令一个纵有翻江倒海的本事的人,

也要被所谓父母血亲所束,

悲剧莫过如此。

 

 

 

中国人讲了千年的礼孝人伦,

身体发肤受之父母。

最终也只好以肉身偿债,

方得自由。

 

记得封神原书里还写片片骨肉割下来,

连血流尽了还给爹娘,

更是决绝。

 

所以现在有人说父母对子女毫无怨言地付出,

天下无不是的父母... ...

我是很难全盘接受的。 

 

说到底父母也是人,

是人就会有阴暗面。

所以我觉得血缘至亲,一脉相承,

不应该是人生的主旋律,

我们活着更多的希望是独立的个体,

而不是某个人的附属。

更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控制我们的人生。

 

 

哪吒死后,

太乙真人借莲花与鲜藕为身躯,

使哪吒还魂再世。

 

复生后的哪吒手持火尖枪、

脚踏风火轮,

大闹龙宫,战败龙王,为民除害。

 

再后来看封神演义和西游记,

哪吒被天庭“招安”,

封为三坛海会大神。

 

每逢托塔天王李靖挂帅出征,

哪吒必然前往,

有时当先锋,

有时为大将... ..

 

但是,这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怒眼圆睁的哪吒,

一个没有童真的哪吒,

一个已经神化的哪吒!

 

原来的哪吒确实是死了,

后来的只是一尊神。

 

 

我也总觉得哪吒在自刎那一刻就已经死了。 

记得《悟空传》里是这样写的重生后的哪吒:

 

哪吒轻抬起手,

鲜红的混天绫带在他手边滑过,

像流动的血液。

 

他站起身来,

让风吹过他披散的头发,

也舞动绕身的红绫。

 

哪吒拄枪站立云端,

脚踏猎猎风火,

绚丽霞光在他身后流过。

 

他是天地间的美少年,

却面如冷霜。

 

只因他身体里已不再有热血流动,

他不过是精美的人偶,

再不能感知世间炎凉。

 

完。

 

 

五行山下被佛压了五百年,

揭了封印,

戴上金箍无悲无喜,

拜佛西天,

斗战佛。

 

一个为了抵抗仙神削肉还母剔骨还父,

塑了莲身,

站上火轮无怨无恨,

封神南门,

三太子。

 

这尘世最擅长的事,

大抵就是抹杀疏狂者的落拓,

磨平豪纵者的傲骨,

斩灭叛世者的孤妄,

将他们通通揉捏成带线的木偶。

 

 

 

新版《哪吒》里的小哪吒说: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
 

千帆阅尽,归来仍是少年。

 

这是一部小孩子的动画,更是成年人的启示录。

 

或许你正迷茫,正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如何选择,正被命运的不公所捶打,正慢慢放弃自我。

 

但即使被塌下来的天压歪了头,也要挣扎着生出三头六臂把天扛起来。

 

因为你是谁,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。

 

 

 

 

校服定制电话:185-8062-9735

 

我们的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南方上格林·格林空间24层

我们的官网:http://www.cqxiaobeibei.com/